<option id="unooc"></option>
  • <track id="unooc"></track>
        <tbody id="unooc"><div id="unooc"></div></tbody> <nobr id="unooc"></nobr>

        <menuitem id="unooc"><dfn id="unooc"></dfn></menuitem>

          <menuitem id="unooc"><address id="unooc"></address></menuitem>
          每日經濟新聞
          要聞

          每經網首頁 > 要聞 > 正文

          你買的大牌牙膏可能只是徒有虛名?有代工廠人士稱知名老品牌只要交錢就能用

          每日經濟新聞 2024-01-04 20:13:25

          ◎記者調查發現,一些大牌牙膏可能出自代工廠的生產車間。多家位于廣東的化妝品代加工廠對以客戶名義進行電話咨詢的記者表示,工廠有品牌,也有功效檢測證明,均可以提供,客戶方面只需提供一個品牌名稱就行,牙膏或者其他洗護用品均可通用。

          ◎一家位于湖南的代工廠表示,今年以來,已經有大品牌陸續收緊了品牌授權?!霸瓉睃c費比較低,也不要押金。今年很多牌子的點費提到了30%,押金10萬元,還對被授權方的銷售量有考核”;“現在做大品牌授權牙膏的都是比較有實力的”。

          每經記者 陳星  金喆    每經編輯 魏官紅    

          不少消費者對知名老品牌有信任“濾鏡”,如果你也是其中一員,那在購買老品牌牙膏時,可要留個心眼了。

          近期,《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調查發現,在直播間、電商平臺賣得火熱的多款知名老品牌牙膏,可能出自代工廠的生產車間,有些甚至可能來自同一條生產線,只是被標上了不同的品牌名稱。

          這些大眾耳熟能詳的老品牌,究竟是品牌被盜用了,還是品牌方和商家合謀的一場游戲?記者進一步調查后發現,要獲得這些品牌授權似乎并不難。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以客戶的身份咨詢了多家牙膏代工廠,代工廠方面人士自稱,只要繳納費用,就可以使用這些知名品牌。“只要達到廠家的起訂量,其他的不會管你”。

          這些身披“華麗外衣”,實則與知名品牌關聯甚微的牙膏,多次出現質檢不合格現象。在直播間中,也存在不少夸大宣傳的情況。但硬幣的另一邊,是多個知名老品牌靠授權獲取高額收益,甚至撐起了一家上市公司業績的半壁江山。

          隨著牙膏新規自2023年12月1日起實施,這些套牌牙膏將何去何從?知名老品牌依靠授權躺著賺錢的發財夢還能否延續?(拓展閱讀:警惕!你用的“牙膏”,可能是“醫療品”

          有代工廠人士向以客戶身份咨詢的記者提出建議:“最近形勢不明朗,建議過段時間再做。”

          多個知名老品牌牙膏可能是貼牌出售?代工廠方面:只要交錢其他不用管

          在直播平臺上,牙膏品牌的直播間不少,還有多款知名老品牌活躍其中,如敬修堂、同仁堂、白云山、仁和等品牌均在牙膏直播間中高頻出現。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調查發現,一些大牌牙膏,可能出自代工廠的生產車間,有些甚至可能來自同一條生產線。多家位于廣東的化妝品代加工廠對以客戶名義進行電話咨詢的記者表示,工廠有品牌,也有功效檢測證明,均可以提供,客戶方面只需提供一個品牌名稱就行,牙膏或者其他洗護用品均可通用。

          2eic4iblTAWEVyPuOTqLibbfjJlfewsdOBtNGFgMIX1OcvBl5GvS5XN6EydrA9rg9Bsh3KE9YmFDwAAs7JPicc7E5g.png

          一家代工廠廣告頁截圖 圖片來源:網站截圖

          一家位于廣州的牙膏代工廠,就在其廣告頁直接打上了一些知名老品牌的標志和名稱。

          當《每日經濟新聞》記者以客戶名義打去電話時,該工廠的工作人員寧檸(化名)直接表示,“只要達到起訂量,這些牌子你都可以用”。

          “小品牌肯定沒有這些大品牌好用的。我們自己也生產牙膏來賣,做了這么多產品,還是要帶上這些品牌銷量才好。”寧檸說,“很多中老年人就認老品牌”。

          “現在牙膏都是鋪線上渠道比較多,它必須要有賣點,消費者很少去研究質量、品質到底怎么樣,就看品牌效益。”該名工作人員表示。記者注意到,很多在直播間賣得火熱的知名品牌牙膏,在線下渠道卻身影難尋。

          大品牌給小產品帶來的利益顯而易見,而對于這些品牌本身而言,究竟是品牌被盜用、濫用,還是一場多方合謀的游戲?

          當記者以客戶身份咨詢使用這些品牌是否將帶來法律風險時,寧檸充滿信心地表示:“這些品牌都會出具授權,有協議(約定你可以去使用它的品牌),他們就是收取‘點費’,相當于賣品牌的費用。很多知名品牌都可以這樣操作。”按照寧檸的說法,“這些牌子賣品牌已經很多年了,就靠做這個賺錢的”。

          賣品牌能賺多少錢?不同品牌收取費用的比例略有差異。據寧檸介紹,有品牌收取的品牌授權點費約為一次下單量的30%,還有品牌收取的點費在25%左右。

          但品牌廠商也不是對所有貼牌生產都照單全收。“他們會規定一次的起訂量。比如一支牙膏有一個防偽商標,廠家會要求你一次至少要訂5萬個(防偽商標),這是起訂門檻。以前我們自己也做某品牌的牙膏,后來不做就是因為廠家提高了門檻,一次性至少要定10萬(支牙膏)”。

          據寧檸所述,除了起訂量,其所在公司代工的品牌不會考察客戶資質、質控能力和銷售渠道,也不會要求客戶提供其他資料,“既然我們來幫你代工,生產質量這塊我們來保證”。

          另一家位于山東的牙膏代工廠稱,“你看到市面上那么多大品牌的牙膏,其實也不是假冒偽劣,就是品牌對外授權授得太亂了。有幾個用得比較亂的,確實比較魚龍混雜”。

          記者在多個電商渠道看到,有著知名品牌“外衣”的牙膏不勝枚舉,具體品種、銷售店鋪均有不同。

          以“仁和”品牌為例,電商平臺上就有仁和酵素益生菌牙膏、仁和匠心?;撬醿酏X液體牙膏、仁和匠心海鹽酵素凈齒牙膏等多個產品在售,售價從10元/支到60元/支不等。

          其中還有一款名稱中含有“醫用”字樣、自稱為牙膏的產品,宣傳頁面上包括“藥監局認證”等字樣。但實際上,這是一款械字號的口腔產品,并非牙膏產品。

          前述具有醫用功效的口腔產品 圖片來源:網購平臺截圖

          其次,這些動輒售價幾十元一支的知名品牌牙膏真實含金量如何?寧檸以自家代工銷售的品牌牙膏舉例稱:“我們在批發渠道賣兩三塊錢一支,客戶都嫌貴,說還有幾毛錢一支的。說實話確實是有那個價格的,但質量可想而知。”

          記者在網絡批發平臺上看到,有多個自稱代工知名老品牌的牙膏產品在售。單只售價從三元到六元不等,如果訂購量大價格還有優惠空間。

          2eic4iblTAWEWZaqrTfAhrCEmYn0kruLaT92EGJYRrqy6UlicJqQr6DoURLtLLvYuJnPWpHneibr9Uk4dea2jEpzCQ.png

          圖片來源:批發平臺上的知名品牌牙膏截圖

          這些批發價兩三元一支的牙膏的成本有多高?寧檸坦言,用大品牌要給“點費”,還有包材費這些都是硬性的。想控制成本只能在料體里面減,換句話說就是在品質上做文章。“比如你宣傳這個牙膏是帶功效的,但添加多少比例都是按成本來定的。大部分都是做個概念而已。”

          “基本上我們賣兩三塊的大牌牙膏,利潤在幾毛錢一支。”她說道。

          2eic4iblTAWEVyPuOTqLibbfjJlfewsdOBtoP4KhVtYJSicyxiaf4JRKw0wSXjT4gU5RyjHuTYPfRE0I0S3ds0cGQPg.jpg

          批發平臺上售賣的牙膏 圖片來源:網站截圖

          知名老品牌“躺賺”授權費?市場觀察:授權產品頻頻翻車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調查發現,一些知名老品牌牙膏“盛名難副”。這些商標持有者們,項莊舞“牙膏”,意在“品牌授權費”。

          據上市公司財報數據,品牌授權看起來是一門穩賺不賠的生意。以仁和藥業為例,仁和藥業的OEM模式由來已久。早在2014年年報中,仁和藥業就提及了OEM產品。

          2019年報和2022年半年報中,公司稱,從收入來看,自有產品和OEM貼牌產品各占一半,由此粗略計算,貼牌產品在2019年和2022年上半年分別給公司貢獻收入近23億元和13億元。

          雖然仁和藥業在財報中多次表示,公司自有產品是根本,OEM產品是有益補充,并稱公司非常重視對于OEM產品的管理工作,所有與公司合作的合作伙伴,必須是符合國家法律法規的合法經營主體,不存在與無資質公司進行合作的情況。所有OEM產品,必須符合國家法規政策、產品資質要求,并嚴格按照國家規定進行經營活動。公司對于OEM產品包裝設計、質量審核、生產監控、成品檢測、售后服務等環節,全部納入公司內控體系。所有委托生產的產品,都必須經過公司專業的質檢團隊驗收合格后,方可授權生產和銷售,并且公司不定期對合作工廠進行檢查,對其原料、生產記錄等進行抽查,最終保證產品質量。

          但實際上,以牙膏產品為例,由第三方進行生產的“仁和”牙膏頻頻出現“翻車”案例。

          2023年10月30日,國家藥監局通報了一批不合規化妝品。一款名為“仁和匠心金粉版香口牙膏(北極冰檸薄荷)”的產品出現在通報名單中。仁和藥業官網顯示,“仁和匠心”品牌是仁和旗下進行化妝品研發的子品牌。但這款產品的注冊人/備案人、受托生產企業、境內責任人(經銷商)等名稱為佛山市南海區和順安富日用品有限公司。該產品的不合規原因為菌落總數超標,其檢驗結果為1.5×103CFU/g,遠超≤500CFU/g的規定。

          圖片來源:國家藥監局通報截圖

          2020年,還有一款名為“仁和匠心HP牙膏”的產品因在宣傳中使用了“抗幽門螺桿菌”等描述,而被外界質疑涉嫌虛假宣傳。彼時的公開信息顯示,這款產品的生產企業為揚州信諾日化有限公司,該公司還曾在2018年因“新建廠房及沐浴液及洗發液生產線未取得相關環保審批手續”被處罰。

          仁和藥業或仁和匠心旗下,是否有其官方出品的牙膏?記者在隸屬于仁和藥業的江西聚和電子商務有限公司官網上看到,仁和匠心品牌被歸在該公司旗下,但仁和匠心的品牌下并沒有牙膏產品,更沒有前述兩款涉嫌違規的牙膏。同時,記者以“仁和匠心”作為關鍵詞,在國產特殊化妝品注冊信息平臺上查詢發現,截至發稿前,包含“仁和匠心”關鍵詞的記錄共有32條,但其中未包含牙膏產品。

          另據青眼統計,截至2020年6月份,國產非特殊化妝品備案平臺上有76條仁和匠心品牌相關產品的備案信息,大部分產品備案信息顯示為代工企業自主生產,涉及的相關代工廠超過20個。

          從實際情況看來,仁和的OEM產品管理處于較為混亂的境地。

          一個品牌、多個生產廠商、多個“套牌”產品……這些正嚴重蠶食國貨老品牌真正的價值。

          針對品牌授權亂象、網站上相關牙膏代工產品是否獲得授權等問題,記者在2023年12月22日給仁和藥業發去了采訪提綱,并多次撥打電話,但無人接聽。12月27日,記者再次撥打仁和藥業電話,公司董事會辦公室工作人員表示,如果要回復采訪問題會通過電話聯系。但截至發稿,記者未獲得仁和藥業方面的回復。

          圖片來源:每經記者 于垚峰 攝

          另外,有一家位于湖南的代工廠表示,今年以來,已經有大品牌陸續收緊了品牌授權。“原來點費比較低,也不要押金。今年很多牌子的點費提到了30%,押金10萬元,還對被授權方的銷售量有考核”;“現在做大品牌授權牙膏的都是比較有實力的”。該人士表示,她所在的代工廠已經沒有大品牌可以供授權使用,如果要使用這些品牌,需要客戶自己去對接品牌方。

          新規實施后:原本25天出貨,現在備案就要兩個月?代工廠建議現在不“下場”

          牙膏市場花樣百出,與這一市場原本缺乏明確的規則指導及監管有關。一家代工廠的工作人員表示,“以前只要你下單,我們基本上25天就可以出貨,甚至還會提前”。但《牙膏監督管理辦法》自2023年12月1日開始實施后,這一流程拉長到了至少2個月,還面臨著審核、備案不通過的風險。該人士主動勸以客戶身份咨詢業務的記者,“如果以前不是做這個的,建議現在先不要開始做牙膏”。

          按照《牙膏監督管理辦法》的規定,國產牙膏應當在上市銷售前向備案人所在地省、自治區、直轄市藥品監督管理部門備案。備案人或者境內責任人進行牙膏備案,應當提交的資料包括備案人的名稱、地址、聯系方式;生產企業的名稱、地址、聯系方式;產品名稱;產品配方;產品執行的標準;產品標簽樣稿;產品檢驗報告;產品安全評估資料等。

          有代工廠告訴以客戶名義前去咨詢的記者,“以前是不需要檢測費、備案費的,現在這些都是附加費用。之前下單的客戶有不知道怎么回事的,還以為我們是臨時加錢”。另一家牙膏代工廠的工作人員則直接表示:“現在做牙膏的話,檢測費就是3萬元左右。”

          成本增加只是一方面,無論是客戶還是代工廠方面,更擔心生產的牙膏無法通過備案最終只能報廢。

          寧檸說,現在的工作流程是工廠先做設計,然后提交審核備案。但在審核過程中,被駁回的也不少。有很多客戶擔心現在下單做出來的牙膏,萬一不符合新規的規定,到時候不能賣,成本都打水漂了,所以大家現在都在觀測中。

          另一家代工廠舉例稱,按照現行的規定,牙膏尤其是功效性牙膏必須進行備案。此外,功效性牙膏,如主打美白功效的,必須得有檢測報告證明膏體中有有效成分。“以前雖然也要求備案,但是對功效的(備案)要求沒有這么嚴格”。

          但目前對于代工廠來說,似乎還有宣傳的“操作”空間。這名代工廠的工作人員就表示,“如果你想宣傳自己的牙膏有中藥成分,可以只宣傳自己添加了這個成分,但不去宣傳具體功效,這就不用做功效檢測,只做常規質檢就可以”。

          在牙膏直播間中,主播的吶喊依然聲嘶力竭。但記者仔細觀察直播間話術后發現,牙膏的宣傳用語已經“低調”了很多,但仍有商家打宣傳的“擦邊球”。(拓展閱讀:深度|“變味”的“牙膏”:監管新規出手后,誰還在打誘導性宣傳的“擦邊球”?

          一位供職于某知名牙膏品牌企業的業內人士表示,從2023年12月1日起,牙膏應當在上市銷售前向藥監部門備案,備案人需對牙膏的質量安全和功效宣稱負責。備案流程的增加意味著企業需要投入更多的時間和資源來確保產品符合相關法規和監管要求,這將會延長總體的上市周期。此外,對于功效宣稱的要求也將增加企業的人力、物力等生產成本。但是對于整個行業來說,這一新規有著非常積極的影響。它提高了市場準入門檻,有利于優質產品間的競爭。相信新規能夠全面提升我國牙膏產品和行業的整體水平,實現“良幣驅逐劣幣”的效果。

          “以后好的牙膏價格會越來越高,比如要做嚴格的臨床試驗、有證明功效的報告,這對企業來說都是不小的成本。”該人士表示,未來牙膏行業的趨勢就是兩極化,好的越來越好,不好的逐漸退出市場。

          如需轉載請與《每日經濟新聞》報社聯系。
          未經《每日經濟新聞》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違者必究。

          讀者熱線:4008890008

          特別提醒:如果我們使用了您的圖片,請作者與本站聯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現在本站,可聯系我們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牙膏 品牌 代工

          歡迎關注每日經濟新聞APP

          每經經濟新聞官方APP

          0

          0

          麻豆果冻天美精东九一 - 果冻传媒av免费观看蜜桃 - 果冻传媒杜鹃个人资料
          <option id="unooc"></option>
        1. <track id="unooc"></track>
              <tbody id="unooc"><div id="unooc"></div></tbody> <nobr id="unooc"></nobr>

              <menuitem id="unooc"><dfn id="unooc"></dfn></menuitem>

                <menuitem id="unooc"><address id="unooc"></address></menuite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