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ion id="unooc"></option>
  • <track id="unooc"></track>
        <tbody id="unooc"><div id="unooc"></div></tbody> <nobr id="unooc"></nobr>

        <menuitem id="unooc"><dfn id="unooc"></dfn></menuitem>

          <menuitem id="unooc"><address id="unooc"></address></menuitem>
          每日經濟新聞
          要聞

          每經網首頁 > 要聞 > 正文

          每經對話全球頂級環保組織及政府氣候機構:COP28達成的“擺脫”化石燃料的協議非常重要,但2050年實現凈零排放為時已晚,必須立即行動

          每日經濟新聞 2024-01-02 12:00:25

          ◎世界自然基金會能源議題全球負責人迪安·庫珀接受每經記者采訪時表示,未來全球應對氣候變化的兩個關鍵挑戰在于時間線和具體的合作。

          每經記者 蔡鼎    每經編輯 蘭素英    

          2023年,全球再一次親歷了全球氣候變化的嚴峻現狀,同時也見證了人類為應對氣候變化的共同努力。

          在人類歷史上最熱的這一年中,全球范圍內多個國家遭受高溫熱浪襲擊,氣候災害嚴重;南極和北極海冰的面積不斷刷新歷史新低;全球單日平均氣溫首次突破工業化前2℃的臨界值……

          與此同時,為了避免氣候變化帶來的嚴重影響,在阿聯酋迪拜舉行的《聯合國氣候變化框架公約》第二十八次締約方大會(以下簡稱COP28)上,近200個《公約》締約方最終就《巴黎協定》首次全球盤點、減緩、適應、資金、損失與損害、公正轉型等多項議題達成“阿聯酋共識”,各國首次以文本形式就制定“轉型脫離化石燃料”的路線圖達成一致。

          這項歷史性的協議是否能真的推動全球“擺脫”化石燃料,逆轉全球變暖的趨勢?在“擺脫”化石燃料的過程中,存在哪些障礙和挑戰?未來,像2023年這樣的極端高溫和干旱等氣候是否會更加頻繁?

          帶著諸多問題,《每日經濟新聞》(以下簡稱NBD)記者近日專訪了歐盟哥白尼氣候變化服務局(以下簡稱C3S)局長卡洛·布昂滕波博士(Dr. Carlo Buontempo)和全球最大的獨立性非政府環境保護組織——世界自然基金會(WWF)能源議題全球負責人迪安·庫珀(Dean Cooper)。

          卡洛·布昂滕波博士(左)和迪安·庫珀(右) 圖片來源:C3S和LinkedIn
           

          不僅要立即行動,還需要采取統一的全球性解決方案

          NBD:在COP28上,大會通過了最終協議,這項歷史性協議將首次推動各國“擺脫”化石燃料,以避免氣候變化帶來的最嚴重影響。我們該如何看待這份協議?它是否足以讓全球應對氣候變化?

          卡洛·布昂滕波:我認為COP28達成的首次推動各國“擺脫”化石燃料的協議是《巴黎協定》以來全球應對氣候變化的最重要協議,也是非常重要的一步。因為它意味著我們認識到了化石燃料的燃燒是極端溫度和氣候變化背后的關鍵驅動因素。考慮到那些簽署了協議的國家/地區實際上是在大量使用化石燃料的國家/地區,這才是尤其重要的。也就是說,我們確實了解氣候變化背后的科學原理,以便能更好地遵守《巴黎協定》里關于將本世紀全球氣溫升幅限制在2℃以內,同時尋求將氣溫升幅進一步限制在1.5℃以內的措施。

          我們真的非常需要以極快的速度減少溫室氣體的排放,以便盡快達到凈零排放的目標。這也是聯合國政府間氣候變化專門委員會(下稱IPCC)第六次評估報告所寫的內容。

          然而,盡管COP28達成了這項歷史性的協議,但許多人認為這項協議缺乏明確和具體的目標。

          迪安·庫珀:未來全球應對氣候變化的兩個關鍵挑戰在于時間線和具體的合作。

          具體來說,時間線是指到2050年全球要實現凈零排放,以避免氣候變化的嚴重后果,但顯然那為時已晚,我們需要立即采取行動;合作指的是如果所有國家/地區繼續獨立追求各自的能源/氣候目標,我們將無法避免不可逆的可怕后果。我們需要接受一個統一的、全球性的解決方案,這意味著每個國家/地區都要做出不同程度的妥協。

          NBD:在您看來,世界從化石燃料轉型需要多長時間?在這一過程中,主要的障礙和挑戰是什么?

          卡洛·布昂滕波:我認為“擺脫”化石燃料這本身就是人類有史以來面臨的最大挑戰。的確,我們生活的方方面面都要使用能源,從交通運輸到房屋供暖,從工業生產到農業生產,一切都依賴于廉價能源的使用。

          我認為,我們需要改變這種模式,因為我們已經認識到了使用化石燃料是造成氣候變化的根本原因。因此,我們所面臨的真正挑戰是如何大幅減少碳排放,以達到凈零排放,越早和越快做到這一點,我們實現《巴黎協定》目標的可能性就越大。

          然而,人類是否能夠完全“擺脫”對化石燃料的使用,或者多久才能完全“擺脫”化石燃料的使用,這更多是一個社會經濟問題。政客和公民都可以發揮積極的作用。打個比方,全球的海平面一直在上升,而且這不是關于今年海平面的上升高度比去年少一點點的問題。也就是說,如果我們不想讓海平面繼續上升下去,就必須要努力去實現碳的凈零排放,這是底線。

          迪安·庫珀:目前的預期是到2030年溫室氣體排放量將減少43%,并到2050年減少100%,即凈零排放。我們需要投資創新的可再生能源解決方案,以確?;剂系闹鸩教蕴ǘ皇菫樘疾都贫ㄩL期方案)。到2050年,就水泥、鋼鐵、化工、航運、航空等能源密集型行業仍需要哪些化石燃料,目前各方的看法仍不一,因此我們必須找到針對各種行業的替代能源。就像我上面所提到的,這個過程當中,最主要的挑戰就是時間線。

          若能立即過渡到可再生能源,氣候變化趨勢有機會逆轉

          NBD:如果全球從化石燃料轉型到可再生能源,會帶來什么樣的影響,對清潔能源來說又意味著什么?在您看來,什么才是最便宜、最可靠和最有應用前景的清潔能源?

          迪安·庫珀:可再生能源無疑是我們未來最好的選擇。但即使是可再生能源也會造成一些破壞,尤其是如果管理不當的話。例如,不恰當地使用水電或生物能源會對自然造成不可逆轉的破壞,對地球造成毀滅性的影響。

          我認為,太陽能和風能是最好的兩種可再生能源,這兩種能源能從自然資源中提供充足、成本效益高的電力,對環境的破壞也最小。但即便如此,能源開發也必須考慮到此類能源系統的影響,例如,將陸上風力渦輪機選址在不影響候鳥遷徙的地方、將海上風力渦輪機選址在不破壞支持生物多樣性的海床上,以及為太陽能電池板選址時必須考慮到其他土地使用方案,尤其是糧食的生產。

          總之,可再生能源方案要在一定時間內滿足我們全球能源需求,避免以關鍵的保護區和舒適的生活條件為代價。但所有這些的前提都是我們立即采取行動,共同努力實現所有人都能接受的結果。

          NBD:展望未來,假設世界真的過渡到不再使用所有化石燃料,這是否足以扭轉全球變暖的趨勢?或者為防止全球變暖加劇,還需要做些什么?

          卡洛·布昂滕波:這個問題并沒有唯一的答案,這取決于你所觀察的變量。對于某些氣候變化的變量,你將在很短時間內就觀察到停止燃燒化石燃料所帶來的變化。溫度有很長的“記憶”,大氣中溫室氣體的濃度也會停留幾十年。這也就是說,地球能量的反應將需要很長的時間來重新調整。一旦人類過渡到不再使用所有化石燃料,我們將在幾十年后看到這種能源徹底轉型所帶來的益處。

          若從其他變量看,就會感到時間非常緊迫。例如,最明顯的就是全球的海平面,這體現在海平面整體的上升速度上,并將在未來幾十年、幾個世紀的時間里繼續上升。因此我們目前達成的關于氣候變化的協議是非常重要的,這可能會對我們未來幾代人的生活帶來福祉。我們正在經歷全球氣候系統的重大變革,盡管一些環境可能需要幾個世紀的時間才能恢復到工業化前的水平。

          迪安·庫珀:氣候變化將在未來某個時間出現臨界點。當我們越過這個臨界點時,就不會再回到我們所熟悉的狀態了。不幸的是,沒有人確切知道何時會達到這個臨界點。最佳的估計是比1990年的平均氣溫高出1.5℃。如果是這樣的話,當前地球的氣候變化幾乎已經到了無法挽回的地步。如果我們能立即從化石燃料過渡到可再生能源,那么我們就有很好的機會逆轉氣候變化趨勢,并使氣候恢復到以前的狀態。“立即”的定義是什么呢?我認為是趁著還來得及,所有國家/地區必須共同努力,盡快實現這一全球性的能源轉型。

          NBD:2023年,全球出現了極端高溫、異常天氣等現象。在您看來,隨著時間的推移,如果人類沒有采取足夠的措施來預防的話,類似于2023年這樣的極端高溫和異常天氣的頻率是否會繼續增加?

          卡洛·布昂滕波:在過去幾十年里,全球氣溫的主要變化都與厄爾尼諾氣候現象有關,比如2016年和1998年等等。在厄爾尼諾年,我們通常會看到海水變暖,以及全球平均氣溫上升等。

          如果我們分析一下2023年的氣候演變,就會發現熱帶太平洋地區發出了一個令人不安的信號。北半球、歐亞大陸和北美等地的升溫是導致2023年全球極端高端的主要原因。這表明2023年的極端高溫與厄爾尼諾現象并沒有直接關系,它更可能是一種與氣候系統普遍變暖相關的模式。

          因此,鑒于我們知道這種氣候想象會持續下去,我們只能強調IPCC報告已經說過的事實,即全球的熱浪、極端降水等我們所知道的與氣候變化有關的所有影響都將逐步加劇,也就是說,未來全球的熱浪、強降水和干旱等都將變得更頻繁、更劇烈,持續時間也將更長。這些都是隨著全球氣溫升高而導致的氣候模式。我們無法判斷兩年后是否會比今年更熱。但平均而言,我們將在未來幾年面臨越來越高的氣溫。

          迪安·庫珀:今年以來全球范圍內的極端氣候事件清楚地表明,即使對那些不了解氣候變化細節的人來說,情況也非常糟糕。同樣明顯的是,全球范圍內氣候變化的巨大影響正在發生。我認為,不僅僅是這些極端氣候的頻率會上升,而且強度也會增加。干旱會持續更長的時間,洪水會更嚴重,龍卷風也會更強烈。在世界上更多的地方,氣候將變得更具破壞性,給人類和大自然帶來可怕的后果。

          封面圖片來源:視覺中國-VCG21400233878

          如需轉載請與《每日經濟新聞》報社聯系。
          未經《每日經濟新聞》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違者必究。

          讀者熱線:4008890008

          特別提醒:如果我們使用了您的圖片,請作者與本站聯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現在本站,可聯系我們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歡迎關注每日經濟新聞APP

          每經經濟新聞官方APP

          0

          0

          麻豆果冻天美精东九一 - 果冻传媒av免费观看蜜桃 - 果冻传媒杜鹃个人资料
          <option id="unooc"></option>
        1. <track id="unooc"></track>
              <tbody id="unooc"><div id="unooc"></div></tbody> <nobr id="unooc"></nobr>

              <menuitem id="unooc"><dfn id="unooc"></dfn></menuitem>

                <menuitem id="unooc"><address id="unooc"></address></menuitem>